邪图吧 >
You are here

美国游记(四)-美国旅游百科

 公元2005年12月20号,这个特殊的Tpimage吧tpimage百度云日子——既是我在高一年级第一次大放假的开始,也是开始我为期半个月的美国之旅的践行日。
这天早晨,阳光颇为明媚,前几日的雪雨纷纷早已消匿,取而代之的是晴空万里。俗话说:好天气是好日子的开端嘛性感女郎。一杯茶的时间,由两名带队教师和十五名学生组成的“学习交流团”便在家长们的祝福中坐上了Tpimage吧驶向首都机场的专车。到了机场,拖着行棍子正要跨进机场的瞬间,我情不自禁地回首凝视,舍不得离开祖国,舍不得离开家乡……终于,在不舍中我拖着行李箱子蹭进了机场大厅。由于到的过早,全队人只得在候机间等待,我则拿出一本英语词汇书背了起来性感女郎。当我翻开第一页的时候,我惊住了,我甚至怀疑是老天在鼓励我——第一眼看到的词是“Independent”,词义是“独立的,不依赖别人帮助”和“自主的”,这不明摆着要让我在这半个月的日子里独立自主,要坚持不放弃。
登机时间的临近随着人流的泉涌而至,经过一系列搜身式的检查我登上了飞往异国他乡的大型空客——波音747。听着熟悉的飞机起飞的轰鸣场本应习以为常了,但是这次却与众不同,因为这个声音会伴随我抵达美国。
有很多人都想体验坐飞机的快感,而我们却体会不到——因为要座十三个小时的飞机!好在机上还能看电影之类的。消磨时光是飞速的,的确,五六个小时很快就从我们身边偷偷溜走了,同学们一个个的都抵挡不困瞌睡虫的入侵,相继进入酣梦。一片寂静中不知谁喊了一声“真美啊Tpimage吧”,人们争先恐后涌到窗口看个究竟,我顺手拉起挡板,只见远处在空中有一道环形光圈,两边是蔚蓝色和朦胧的灰色,像是瞌睡人的眼。不一会儿,那道光环逐渐亮起来并向两边延伸,耀眼的白光像千万只银箭飞射过来——原来是过了换日线,竟有如此美丽之境,这也意味着再过不久就可抵达美国、到达访问的学校、见到自己的伙伴,想着美国环境风俗和人情,希望知道自己的伙伴长什么样……我迫不及待地希望飞机能飞快些,好满足我的好奇心。下飞机后,本以为能马上见到伙伴,但由于时间太晚,要先在“Inn”中度过一晚。“Inn”本为“小旅店”,而我们入住的确像是一家星级酒店。这里的设计很人性化,我的房间就面对大海。美国夜晚的大海是那么的宁静、详和。海浪拍击着沙滩,发出“哗!哗”的声音,像是打着鼾在梦乡中遨游的老人,周边的探灯散在海面上,波光粼粼,像一片片闪着金光的鱼的金鳞。听着大海的呼吸声,我也进入了梦乡。
翌日,我们乘坐着学校的专车来到了久违的“PRA”——辅园中学,刚一下车就被简洁而热情的迎接仪式感动了,每个人都像换上了新电池一样,困倦之意被热情驱散的烟消云散。我找到了我的伙伴,是个黑小子,头戴一顶棉线帽子,身着一件红大衣,名叫“Flemming”,中文句子是“白付明”进行了简单的介绍后,我们便像老友一般,他拉着我热心地给我介绍他的学校和他的老师、同学,他们见到我后都热情地和我握手、做介绍。我立马被他的友好、热情和他们直爽的性格所吸引。不大一会儿,他的母亲来接我们回家,在车上他的哥哥就像好朋友一样对我说“你可以叫我‘Flemmer’,Chinese guy”在询问中得知他们一家有五口人,他还有个妹妹,我边听他介绍,边欣赏窗外的景色,整排的别墅俨然座落在马路两边,房子的前方是葱茂的Tpimage吧Tpimage视频全集青松给人一种清新感觉,一进家门,一股米饭的香气直扑鼻面,我立刻问道他们平时是否也吃米饭,正在做饭的男人说不,米饭是专门为我准备的,他让我坐下偿偿,我一吃,觉得味儿有些怪——米饭有股咸味,原来性感女郎他向米饭里撒盐和花椒粉了Tpimage吧,不过他的周到让我觉得有在家的温馨之感。由于这天是周五,所以我的伙伴带我出去逛了两天,我问他美国的教育是否是人们称为的快乐教学,他答到“周一你就能体验到”。第二天,我们在学校集合完后就跟自己的伙伴上课去了。我的第一节课是化学。当Flemming拿出化学课本时,我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他们每一本课本都像半本大字典那么厚,然而,他们的课程却没有想像中那么难,而是简单易懂,虽然他和我同为高一学生,但他们却讲的初三化学,而他们一节一小时的课,老师占用的时间却不过二十五分钟,剩下的时间允许学生互相讨论直到下课,而这令我费解,因为这在中国教学是铁树开花,并且我个人认为外国学生思维较中国学生更广泛的原因就在于此吧!就这样,我跟我的伙伴上了两天课,第三天,校方就带领我们Go shopping,美国的大商场简单直是迷宫,东西多又杂,摆放无序,但惟一一点好处是价格便宜,特别是电子产品和衣服鞋类,当时要不是怕行李箱装不下真想买它三四双,但一想到我还要买个萨克斯就放弃了,逛了一天的商场确实有些累了,到家倒头便睡着了。
在波士顿有几天总是购物,觉得有些反感了,就在这时,老师说要带我们参观世界顶尖学院——哈佛大学和MIT,那是很多莘莘学子的向往,也是我的梦想。我们乘车来到具有欧洲古典建筑风格的建筑群中,来到了剑桥街,来到了哈佛大学。想像中,哈佛大学的校门会是像城门一样,学生们会穿着学袍在校园中行走,但看到后却出乎意料之外——一扇并不大起眼的古老铁门上写着“哈佛大学”,似乎鉴证着这所名校的苍桑。步入哈佛的大门后惊呆了,一眼望不到头的校园中红砖楼散落四处,在主楼的南北两侧是高耸巍峨的白色尖塔,主楼前有一尊铜像,是哈佛大学创使人——名叫哈佛。围绕校园转了一圈,楼都无大别,我好奇地问了一下老师是否传说中的哈佛就这样?她告诉我剑桥街都是哈佛的,我们所到之处只是冰山一个小角,说着我们来到了“科学主楼”,呵,可以和京广中心比较一番了。里面很少有人出进。我向一个正要进去的学生询问后得知,哈佛大学不管哪个系的学生都要看很多的书,就像清华大学的学生那样埋头苦读,但最重要的是来验证这些书的内容是否正确并做自己的实验来发现新的问题,这比只读书本更有实效性,这也可能是清华出理论大师,哈佛出实践人才的原因吧。然后我们又来到哈佛的图书管,比一个地下停车场都大,虽然里面人流川息,却井然有序,万籁俱寂,地上掉根针都听得见,我由衷佩服这种宁静,每个人都埋头苦读,丝毫没有注意到周围的事物,这种严谨的学风让我钦佩,这也正是他们能步入哈佛的主要原因吧。
下午回家的时候感受颇深,希望自己也能来到哈佛。参观了一天也有些累了,到家刚想睡时,他的哥哥神神秘秘地把我带到楼下的客厅,把灯打开,地上放着一张跳舞毯,并告诉我在美国人们叫这毯子为“DDR”,是“跳舞革命”的意思,他打开电视机,屏幕上出现许多方向符号,他站在毯子上来回踩着,看着他老道的身手,我想称他为“革命先躯”一点也不为过。
很快,十五天就过去了,我不得不和相处十多天的“家人”分别了,在车站,我和白付明拥抱良久后,他对我说我是他永远的兄弟,他的Tpimage吧内衣写真祝福会永远伴随我。当我拖着行李望着眼前的一切事,想起了Tpimage吧徐志摩的一首诗: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tpimage百度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